nzou17

收集

但她却不肯承认,因为她永远也不会承认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好也罢坏也罢,阿里萨是她生活中唯一曾发生过的事。

练笔2

《热茶》的导演孙翟作品和本人气质极度不符,尽管他本人是刀光侠影、快意潇洒的热血江湖式影视作品代名词,但当余北正在和他面对面坐在一桌时才发现,他本人总带着质朴且腼腆的笑容,寡言少语。

“老孙他就是这个样子,”孙导的夫人冲着余北笑笑,端起丈夫的碗从旁边的煲汤罐中盛过一勺:“我总觉得,他把一辈子的急和怒都放在拍戏里了,所以生活里总是这样不紧不慢。”

“今天也是没想到,小常昨晚就说,要带个人给我们认识认识。”

余北听到不好意思的笑笑,又不知该如何回应。她总觉得常漪这次做的有点过了,像他们这些说不清的关系坐在一起仿佛在利用老人家的信任,令人心中有愧又无法捅破。

“张姨你不要说了,小北脸皮薄。”常漪却好似不以为然,只顾得盯着从一盆红油油的毛血旺里挑鸭血和毛肚夹到余北的盘子里,不一会儿她的盘子里就颤颤巍巍堆成了山。

“你别夹了。”在两位老人家揶揄的眼神里余北觉得脸都要烧起来了,忙伸手去拦。

“诶?你新做的指甲,之前不是为了上戏从来不涂指甲油吗?”常漪却似没听清,抓住她伸过去的手来回打量起来。

“这是贴在上面的那种,要上戏的时候轻轻一撕就下来了,不耽误的。”余北觉得自己怕是着了魔,竟还认真解释起来了。

“欸欸,孙导,你看我们小北可以对拍戏极认真了,比那些个拍古装还涂指甲油的女演员靠谱多了。”常漪扭头就开始为她拉票,余北真的要为他的厚脸皮感到震惊。

张姨仿佛恨铁不成钢似的直摇头,”你这个臭小子,嘴巴就没个把门的。“


收集

“在巴黎,当他挽着某位临时女友漫步在姗姗来迟的秋色中,仿佛不会再有比那些金色的下午更为纯真的幸福了,导出弥漫着炭烤栗子的山野气息,手风琴声悠扬婉转,还有那一对对贪婪的情侣,在露天阳台上仿佛永远也亲吻不够似的。然而,他把手放在胸口,对自己说,眼前的这一切都不足以让他用故乡加勒比四月的一瞬间来换。他还太年轻,尚不知道回忆总是会抹去坏的,夸大好的,而也正是由于这种玄妙,我们才得以承担过去的重负。”

练笔1

看看到新闻的那一刻,仿佛窗外呼的开过了一趟老旧绿皮列车,她被震得突然耳聋。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心痛欲裂,双手从指尖开始变得苍白、失温、无力。她笔挺的坐着,但其实挺着腰背已用尽了她现在所有的力量。

在从这一刹醒来后,她又坠入了失望的深渊。

她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对自己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她惊慌的自问,怎么会如此自负的相信自己能时刻保持冷静而不深坠其中。她欺骗自己一直端着咖啡杯坐在游轮的最高一层,醒来才发现,自己已在黝黑的深海,且只有自己,只有自己。

她大声呼喊,无人应答。

“好的。”

她闭紧双眼,“是时候把这个愚蠢的幻想从我的生活中抹掉了。”

那辆火车远去了,人群的嘈杂声传来,她没有一滴泪,她浮出了水面。


她在人群假装不经意扫过的窥视里站起身来,走到无人的片场边缘,坐在随意丢在此处的封装箱上。

轻呼一口气,拨出电话。

在对方刚接起电话时,她就抢着说出:“我看到新闻了。”

“余-”

“我是想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我是说,作为合作伙伴。”她说的极快,像是怕被对方打断,像是怕被对方听出她其实不过是在佯作平静。

久久的沉默。她听见了对面的呼吸声,若不是此她会以为自己已被挂掉。

“没有。”

“没有,谢谢。”